详细内容

文化统战 | 探寻二疏及二疏文化承传(一)


文/文哲

微信图片_20210326105603.png

       【按】二疏者,乃《汉书》(汉书卷七十一)所载疏广、疏受者也。疏广(公元前45年卒),字仲翁,祖籍东海兰陵(今山东省枣庄市峄城区)人,其曾祖迁于泰山郡钜平(今宁阳县西部),少时好学,精于《论语》、《春秋》,宣帝征其为博士郎、太中大夫,地节三年(公元前66年)封疏广为太子太傅。疏受(公元前48年卒),字公子,乃疏广之兄长子,熏其父叔儒念,常效孔子演礼,至精至勤,为人恭谨。“皇太子年十二”,通《论语》《孝经》。

       继“其年笃老”“功遂身退”,“既归乡里”“皆以寿终”,陶渊明盖以《归去来兮辞》定型“知止”,以“游目汉廷中,二疏复此举”为缀;李白以“达士遗天地,东门有二疏”为赞,贺知章以“筵开百壶饯,诏许二疏归”为辉,白居易以“贤哉汉二疏,彼独是何人”为叹。苏轼以“二疏墓”有属而沈括以《梦溪笔谈卷四辨证二》辩之。明弘治五年(1492年),赵鹤龄修“二疏祠”。嘉靖十年(1531年)兵备佥事李士允命峄县令李孔曦重修,并塑二疏像,作《二疏祠记》,勒刻碑石,广植林木,彰表先贤。乾隆二十七年(公元 1762 年)南巡,因久仰“二疏”之德,而墨赞曰“荒城名尚二疏存,置酒捐金广主恩。贤损志愚益其过,不惟高见实良言。” 概以论之,“今承县东四十里自有疏广墓,其东又二里有疏受墓。”“汉疏广墓,在县东四十里。广,字仲翁,东海兰陵人。汉疏受墓,在县东四十二里。”

       199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东队与枣庄市博物馆联合对遗址进行第一次发掘。1992年进行第二次发掘,获得龙山文化、周代遗物500余件,形成《枣庄市二疏城遗址发掘简报》。其中所列“龙山文化”,把相关研究推到新的高度。


微信图片_20210326105615.jpg

汉书•疏广


       疏广字仲翁,东海兰陵人也。少好学,明《春秋》,家居教授,学者自远方至。征为博士太中大夫。地节三年,立皇太子,选广为少傅;数月,徙为太傅。广兄子受,好礼恭谨,敏而有辞。宣帝幸大子宫,受迎谒应对,及置酒宴,奉觞上寿,辞礼闲雅,上甚欢说,顷之,拜受为少傅。

       太子外祖父特进平恩侯许伯以为太子少,白使其弟中郎将舜监护太子家。上以问广,广对曰:“太子国储副君,师友必于天下英俊,不宜独亲外家许氏。且太子自有太傅、少傅。官属已备,今复使舜护太子家,视陋,非所以广太子德于天下也。”上善其言,以语丞相魏相,相免冠谢曰:“此非臣等所能及。”广由是见器重,数受赏赐。太子每朝,因进见,太傅在前,少傅在后。父子并为师傅,朝廷以为荣。

      在位五岁,皇太子年十二,通《论语》《孝经》。广谓受曰:“吾闻‘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功遂身退,天之道也。今仕至二千石,宦成名立,如此不去,惧有后悔,岂如父子归老故乡,以寿命终,不亦善乎?”广遂上疏乞骸骨,上以其年笃老,皆许之。

      广既归乡里,日令家共具设酒食,请族人故旧宾客,与相娱乐。数问其家金余尚有几所,趣买以共具。居岁余,广子孙窃谓其昆弟老人广所爱信者曰:“子孙几及君时颇立产业基阯,今日饮食费且尽。宜从丈人所,劝说君买田宅。”老人即以闲暇时为广言此计,广曰:“吾岂老悖不念子孙哉?顾自有旧田庐,令子孙勤力其中,足以共衣食,与凡人齐。今复增益之以为赢余,但教子孙怠惰耳。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财,则益其过。且夫富者,众人之怨也;吾既亡以教化子孙,不欲益其过而生怨。又此金者,圣主所以惠养老臣也,故乐与乡党宗族共飨其赐,以尽吾余日,不亦可乎!”于是族人说服。皆以寿终。